<b id="djjtf"></b>

              <big id="djjtf"><ol id="djjtf"></ol></big>
              首頁| 新聞| 銳觀察| CEO視野| 物管實務| 空間計劃| 物管專家文集| 相對論| 發展論壇 | 培訓|
              當前位置: 主頁 >銳觀察 >

              信任躲在理智的背后

              時間:2015-11-02 17:51來源:現代物業 作者:嚴 實 點擊:
              被拘押人員李蕎明在昆明市晉寧縣看守所內非正常死亡事件真相在2月27日終于揭開,前期飽受網絡及其他媒體攻訐的“躲貓貓”事件暫時有了一個可以歇息下來的理由。

                被拘押人員李蕎明在昆明市晉寧縣看守所內非正常死亡事件真相在2月27日終于揭開,前期飽受網絡及其他媒體攻訐的“躲貓貓”事件暫時有了一個可以歇息下來的理由。社會各界之所以冰釋前嫌對司法部門的聯合調查結論持大致接受的態度,歸根到底是因為關于亡者的死因較之以前的荒唐解釋有了一個符合人類基本常識的說法,以及在去偽存真過程中所表現出的、完全有別于兩年前“周老虎”涉事人員拼死抵賴態度的官方誠意。雖然人們對希望看到的證據,半遮半掩的司法程序,尤其是歸責的外交辭令尚有頗多詰問,但是各方顯然已經認同了相關部門在可能導致大范圍社會信任危機再度惡化前的快速反應,認同了這個快速反應帶來的結論可以暫時消弭內心所承受的羞辱——那種在前期解釋中常識被公然愚弄所帶來的羞辱,也因此,人們的注意力開始轉向了對我國拘押制度和人權保護制度的新一輪積極探索。

                同樣是從事件中走出來,同樣是從同一事件前后兩種“真相”所導致的迥異效果中,推及今后肯定會在其他地方和其他領域發生的同樣悲劇,大家都在進行不同角度的反思,這里我希望探討的一個尷尬話題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讓謊言被快速揭穿?是不是因為網絡監督升級成為網絡輿論暴力,更容易在今后的其他類似事件中產生同樣的效率?

                云南省委宣傳部面向社會征集網民和社會各界人士代表數名參與對“躲貓貓”輿論事件進行真相調查,作為一種非司法調查的新聞調查方式,在法制國家都是慣用的、與司法調查同步甚至是先行的社會監督和社會揭露,區別于其他國家的中國特色只不過是在難于建立獨立的新聞調查之前,或者說獨立的新聞調查更難于開展之前,動用國家資源協同對違法嫌疑開展的新聞調查。這是特殊時期的特殊手段,這是需要膽略、理智和誠意的創新之舉,這是當出現官方人員違法嫌疑之時,對所謂“主流媒體”長期一慣失聲的鞭策,以及對所謂“草根媒體”即網絡媒體也能表達民意的認同。

                那么如果沒有網絡的激烈反應,還會有官方這樣一系列積極的響應嗎?

                世界上任何一個執政黨和政府,皆須秉承并實現執政為民之理念,才能得到本國廣大國民的擁戴。我自己不能判斷因此更希望有人能準確指出網絡的呼聲和云南省委宣傳部組織新聞調查的必然聯系,以及是否是因為有了這次新聞調查才使得司法調查接踵而至,但是我在現實中確實看到了,“精英”和“草根”的互補在提升,官方和網民的互動在加強,這是國家之福,這是全體國民的理智回歸。同時我也看到了,在虛擬的行俠仗義戰場中,網絡暴力喧囂塵上,不僅否定一切可能出自主動的善良目的,也動輒質疑一切與自己這個正義替身的個人判斷相左的一切言行,他們未必相信物極必反的道理,卻認為網絡中可以隨意擴散的恐嚇和主觀臆斷遠比講理和正確的司法程序來得容易和有效。

                歷史上無數事例已經證明,民間以“沒有斗爭,就沒有勝利”的暴力形式開展的維權行動,在需要維持原有秩序的統治階層看來就是對“既犯上,必作亂”的最好注解;倘若雙方在這樣的權利意識指導下開始博弈,強立壓制和奮力反彈不斷循環的最終結果只是社會財富在遭受巨大破壞和損失以后的重新分配,社會財富和文明總量跌落到新的底點,直到統一了的利益階層重新分裂成新的不同的利益階層,再開始斗爭與平亂的下一次輪回。

                赫伯特·斯賓塞的百年預言今天依然擲地有聲,“在一切人都自由以前,沒有任何人能完全地自由;在一切人都有道德以前,沒有任何人能完全地有道德;在一切人都幸福以前,沒有任何人能完全地幸福。”我們在年幼的共和國建立史上學會了這樣一種斗爭邏輯:從思想上的分庭抗禮,產生道義上的勢不兩立,最后走向利益上的形如水火,那么在法制社會和文明復興的當代,我們是不是應該重新學習,為每一個此一時或彼一時的對方,所做出的每一次善意而真誠的承諾和舉動給予熱情的鼓掌?無論這樣的承諾和舉動是來自民間或者政府,無論這樣的鼓掌是來自慣于奉迎的報刊還是來自天性苛責的網絡。

                基于這樣的探討,我不得不加以延伸的話題是關于業主的“維權斗爭”。

                前段時間無意中拜讀了一位著名學者的文章,其中心思想是號召支持和發動一場有組織、有綱領、以捍衛個人利益為核心的“業主維權斗爭”,更令人脊背發涼的是,文章十分肯定的指認,凡是業主個人利益的對立面,必然就是奸商和貪官的勾結陣營,并且號召所有業主聯合起來開展兩個陣營之間的斗爭。

                我沒有信心去說服自己,相信一群以捍衛個人利益為最高目標的業主可以形成真正的團結陣營,相反我相信倘若結黨為的是營私,成員之間必有內部對立;同時我有證據可以證明,所謂“業主維權斗爭”的鼓吹者,在他們自己身上總是體現出相同甚至更甚于被他們抨擊的對方的一切劣性和病變;因此我更擔心,假如他們堅持的不要法律程序,以煽動輿論情緒來換取道德同情,以利益陣營決定敵我立場的“業主維權斗爭”能夠“取得勝利”的話,他們是不是會將曾經被他們打倒的東西更加頑固的推行?

                “手段的不純潔,必然導致目的的不純潔。”——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

                   
              原載于《現代物業·新業主》雜志2009年3期總第109期

              (責任編輯:現代物業)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運營中心:北京市海淀區大柳樹路15號富海中心2號樓1503室 郵編:100088
              客服:010-58403431 移動:15810208746

              采編中心:云南省昆明市北京路(北站)SOHO俊園大廈10棟2單元3210室 郵編:650224
              客服:0871-65700710 移動: 13708860992
              E-mail:xdwy200175@126.com xdwyfm@126.com
              Copyright © 2011 云南現代物業雜志社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滇ICP備13000514號-2

              jrzz日本护士_尤物tv国产精品看片在线_国产精品午夜爆乳美女视频_国产精品十八禁在线观看